[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电影]想当年丨《冬日恋歌》:还记得那股汹涌澎湃的韩流吗?

时间:2019-07-08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负折射编者按:这里是一个怀旧剧场。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起,韩国的流行歌曲、影视作品席卷而来,风靡全国。当时,中国媒体形象地将这一现象命名为“韩流”。其实,这个特有名词里也包含着不少贬义。不少人将其视为韩国的文化入侵,“抵制”之声不绝于耳。而要论“罪魁祸首”,绝少不了这部《冬日恋歌》。

裴勇俊,一个不一样的师奶杀手

说起2002年播出的《冬日恋歌》,除了唯美至极的雪景外,最令观众印象深刻的无疑是男主角的扮演者裴勇俊。和如今粉丝各有心头好的局面不同,当年的他,几乎实现了通杀。“师奶杀手”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裴勇俊在亚洲到底有多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夫人安倍昭惠是一个标准的韩剧迷。有媒体报道,她最喜欢的韩剧是《冬日恋歌》,也是男主角裴勇俊的骨灰粉。日剧《求婚大作战》(2007)就曾描绘过裴勇俊当年在日本的受欢迎程度。在日剧《正义的伙伴》(2008)中,每当主人公幻想爱情时,就会响起《冬日恋歌》的配乐。泰国电影《你好陌生人》(2010)里,女主角跑着去和裴勇俊的雕像合照。毫不夸张地说,当年,裴勇俊一人就在整个亚洲地区带来了配戴眼镜、围巾系法、男士染发、韩国旅游风潮。

平心而论,裴勇俊不算传统意义上的“花样美男”。关于他的颜值高低,纯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他自有独特的味道,归结起来,那就是成熟、温暖、深情。和如今的小鲜肉不同,裴勇俊饰演的李民亨可不是什么“霸道总裁”,也不是什么“富家少爷”,裴勇俊的表演方式让观众感到更亲切、更舒适。从围巾配眼镜的造型到淡淡的微笑(绝非狂拽酷炫式的邪魅笑容),他总能给人留下可依靠、可信赖的形象。

裴勇俊深情起来,更是要了女观众的命。爱情偶像剧的一般套路是各位角色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造成的多角恋局面,总之,越是剪不断理还乱越好。场面越混乱,戏剧张力也就越大。可《冬日恋歌》是不走寻常路的,裴勇俊也好,崔智友也罢,他们的心中都只有对方,且忠贞不渝。偶像剧中常见的摇摆和纠结,在本剧中并不存在。男主角不喜欢女二,就断然与其分手,绝不拖泥带水。他走出的每一步,都是为女主着想。

还记得剧中的那条北极星项链吗?裴勇俊饰演的男主角拿着它深情款款地对女主角表白,“其他星星都换了方位,北极星依然会在原地,当别人不了解你,不原谅你,甚至离开你,只要我守在原地,你就不会迷路”。听闻此言,配上裴勇俊含情脉脉的双眼,那时的女观众们哪里顶得住啊。本剧结尾,男主信守诺言,终于为心爱的人建造了房子,并且默默守候。试问,普天之下,又有谁不希望得到这样一个温暖的家?

回想起来,同时期的大热偶像剧《流星花园》里,言承旭扮演的道明寺还是一个叛逆、幼稚的大男孩。如此看来,裴勇俊能俘获更广阔年龄段的女粉丝的芳心,也就不足为奇了。

《冬日恋歌》主角崔智友和裴勇俊

韩剧三件宝的起源

凡是韩剧粉,不会不知道韩剧“三件宝”:绝症、车祸、失忆。还真别说,《冬日恋歌》把它们给凑齐了。

开场不过几集工夫,男主角姜俊尚就遭遇了车祸,让惟珍误以为他已经死去,直接造成两人的第一次分离。更悲惨的是,这位倒霉的男主失忆了。这是狗血反转之一。不过,要不是这样,两人多年后相遇也就没有那么多百转千回、柔肠寸断的故事可以讲了。

正当事情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眼看着有情人即将终成眷属,俊尚的脑袋里又发现了静脉血肿,眼睛失了明。为了不拖累惟珍,俊尚决心放手让她去留学,而自己趁还看得见的时候完成未竟的梦想——画出惟诊理想中的房屋草图。这是狗血反转之二。

当然,最狗血的反转还在三件宝之外,那就是男主的身世。姜俊尚先是误以为自己和惟珍是兄妹,险些彻底断送了爱情,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陷入绝望。弄了半天,他终于发现自己和男二兼情敌相奕是兄弟。说真的,这几位主角的父辈的情感纠葛也足够拍成另一部韩剧。总而言之,一部《冬日恋歌》几乎凑齐了我们能想到的所有狗血元素,如今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

可那时,大多数观众并没有因为上述颇为夸张的设定而弃剧,相反,大家仍然看得津津有味。这又是为何?大概还是因为男女主角之间的情感太过真挚、动人了。直到今天,裴勇俊和崔智友仍是最登对的韩剧荧幕情侣。似乎除了不可预测的外在因素外,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这对苦命鸳鸯,这也让编剧苦思冥想出的各种梗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最关键的一点是,谁也没想到,这些狗血设定会在今后成为韩剧的常规操作。所谓物极必反,用得太多、太滥,自然会让观众反感,但这或许并不是韩剧三件宝的错。

韩剧文化的冲击与衰落

1993年的《嫉妒》大概是历史上第一部出现在中国荧幕上的韩剧,但并没有引起很大反响。1997年的《爱情是什么》在央视播出,也曾给一代中国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之后《星梦奇缘》《蓝色生死恋》《天国的阶梯》《浪漫满屋》《大长今》等剧纷至沓来,和《冬日恋歌》一样,它们都成为了一代经典。

韩剧为何能一度受到热捧,甚至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要知道,论唯美、苦情,咱们的琼瑶阿姨也是不遑多让。可韩剧的成功,还是第一次让国人见识到了电视剧工业流水线的强大和严谨。1998年,韩国文化观光部特别下设文化产业局,专门对本国的电视电影等文化产业进行专项管理和扶持,为韩剧产业化发展铺平了道路。2012年5月底,韩国进出口银行海外经济研究所发表的“韩流出口影响分析与金融支援方案”表明,韩国文化产业出口每增加100美元,就能使韩国商品出口增加412美元。可见,韩国曾经当真把制作韩剧当做一项文化输出的大事业。

而作为韩剧曾经的输出对象,中国观众对其产生的好感也不是毫无由来。正如《冬日恋歌》所展示的那样,韩剧中既有符合东亚文化和审美观的爱情,又有当时国产电视剧所不具备的时尚元素。裴勇俊和崔智友的造型和服饰,一度成为年轻人模仿的对象。朴龙河演唱的主题曲总能在恰当的时刻响起,还被张信哲翻唱。更不用说,《冬日恋歌》竭力展现了韩国城市美好、繁华的一面。上述要素叠加在一起,为中国观众,尤其是都市男女营造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梦境。

但只要是梦,终归是会醒的。随着中国观众的眼界越来越开阔,选择越来越多样,韩剧的热度在不知不觉间消退了。这或许也与韩剧自身所具有的缺陷不无关系。事实上,除了常常被人吐槽的三件宝之外,韩剧本身拖沓、啰嗦的毛病也一直为人所诟病。《冬日恋歌》26集的篇幅并不算长,但仍有不少段落让人感到昏昏欲睡。在最后几集中,光是崔智友泪眼朦胧的大特写就反复出现N次,纵然观众懂得怜香惜玉,也难免产生审美疲劳。

2010年6月30日清晨,《冬日恋歌》的男二号朴龙河被母亲发现在自己的房间内自杀身亡,年仅33岁。他的逝去,似乎也标志着那股曾经席卷中国的韩流,已经一去不复返。而男一号裴勇俊,也意识到花无百日红的道理,逐渐淡出影坛,转型为制作人和上市公司老板。如今中国粉丝们喜爱的“都教授”金秀贤,就是由他一手栽培。《冬日恋歌》,也渐渐被埋藏在了中国观众的记忆深处。

现在的韩剧,也基本抛弃了单纯苦情的路线,题材更为宽泛。既有像《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鬼怪》这类浪漫爱情作品,也有讲述寻常百姓生活的“请回答”系列,反映权力斗争的《秘密森林》,刻画警察日常生活的《Live》,黑色喜剧《天空之城》,都是近年来韩剧中的佳作。“丧”“暗黑”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韩剧的新标签。回过头来看,当年的《冬日恋歌》们果真是有些“很傻很天真”。

但就像每个人的青春时代一样,《冬日恋歌》里的那份纯、那份真,可能才是最值得怀恋和铭记的。